当前位置:板栗日记首页-购物用板栗科技看“快时尚”的碳足迹 也许该思考“慢时尚”
看“快时尚”的碳足迹 也许该思考“慢时尚”
2023-03-17

“快时尚”源自二十世纪的欧洲,欧洲称之为“Fast Fashion”,美国把它叫做“Speed to Maket ”。英国《卫报》则为它创造了一个新名词“McFashion”,像麦当劳一样“贩卖”时装。近二十年来,快时尚成为服装行业的发展趋势,提供当下流行的款式和元素,以低价、款多、量少为特点,激发消费者的兴趣,几近无限度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服装产业是世界上第二大污染产业,仅次于石油业。整个服装产业会牵涉到的供应链,远比多数人所能认知的广泛,时尚制造的碳足迹非常巨大并且相当广泛。它涉及生产、原料,纺织品制造、服装设计,运输、零售等环节,包含长期且多样的供应链。

棉花是世界上最普遍使用的天然纤维, 约占衣服成分的百分之四十,棉花是一种非常需要水的经济作物,也需要化学药剂才能完善生长的品种。棉花虽然只占了世界上二.四%的农田种植,却消耗了百分之十的农用化学品和百分之二十五的杀虫剂。以乌兹别克为例,因为种植棉花使得内陆湖泊变得更加盐化,水域与周边土地充斥了各种肥料和化学药剂,污染土壤和水源。如果是有机棉花,通常需要超过五千加仑的水量才能制成一件衣服与一件牛仔裤。

有了衣服, 其次就需要染料, 在所有纺织品中, 织物的制造和染色, 是最强烈的化学污染。我们都喜爱棉料, 然而, 印尼(Indonesia)却是世界上受到化学染料污染最高的地区,西大鲁河(Citarum River)是全球公认污染最严重的河川之一,主要污染源来自于河床周边上百家的纺织厂,河里充满铅、汞、砷等化学物质,生物根本完全无法生存,对流域内的五百万居民其实有非常严重的健康影响。早期台湾纺织与电子业集中的桃园地区,也曾经受到过相同的污染。

这些化学药剂产生的“壬基酚”并不会随着水源排放到大海中,而是残留在衣物上,一旦过量对人体会造成严重伤害。每年在纺织品的染色过程中所使用超过一万亿吨加仑的淡水与染料废水也全数排放到河流中,流进大海,再经由洋流最终后扩散至整个地球。

现今世界上大部分有名的服装品牌都来自于美国, 但全球百分之六十的衣服都是在发展中国家制造的, 根据耶鲁“Yale Environment 360”的调查,中国排放了全球百分之四十的化学染剂药品,随着中国劳动成本的上升,服饰大厂慢慢转往劳力成本较低的菲律宾、越南、巴基斯坦等地,这些国家通常缺乏原料,必须从中国、美国等地运来,制造完成后再运送到全球各地,无论是透过铁路、空运或海运,所制造的的碳排放高的惊人,一艘船一整年会产生的悬浮微粒污染物,相当于五千万辆汽车那么多,船舶燃烧的燃量污染程度,比卡车使用柴油的污染高上一千倍。

再来谈谈衣服中的某些材质,如聚酯或尼龙,这些材质是由石油化石工业所提炼出的产品,每年用于生产聚酯所需的油量,高达七千万桶,这些材质在制造的过程中会产生大量的一氧化二氮,一磅一氧化二氮气体对全球变暖的影响,几乎是同等数量二氧化碳的三百倍,若使用回收再生聚酯虽可以减少大部分的油耗,然而,目前全球塑料回收率仍然偏低,先进国家美国的塑料回收率只有百分之六。

唯有人们省思到快时尚对环境的影响,停止消费只有表相而缺乏内涵与久缺永续思维的快时尚,重新理解慢时尚的意义,买好一点的衣服可以穿上很多年、重复使用,最后再重制或者回收它们,从个人开始做起,拒绝成为快速消费主义者,就能拒绝成为助长污染的消费者。

如您使用平板,请横屏查看更多精彩内容